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公司管理 >> 正文

【摆渡·春】信封中的一朵红玫瑰(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牟川穿着张欣怡前两天给他买的紫红色开襟汉服,盘坐在琴房的中央。头顶依旧扎了个圆形发髻,黝黑俊俏的脸庞上,双眼微微闭着,沉浸在她弹奏的那曲《高山流水》的琴声里。

柔媚的月光,从低矮敞开的窗户照到了她膝盖上方的琴上,几根绷紧的琴弦,在她细长的莲花指间颤动着。一只蝴蝶,忽闪忽闪从窗外飞进了室内,蓦地落在了一根弦上。随着一声铿锵的声音,那只蝴蝶被震荡到了空中,像一片落叶落在琴弦间。

她收住手指去捉那只蝴蝶时,还没触摸到,倏忽间,它又飞了起来。它扇动着白色的翅膀,越过了她的头顶,在瓦房顶飞上一圈后,又徐徐降落在牟川头顶的发髻上。

张欣怡转过身去时,牟川还闭着眼睛。

“蝴蝶落在你头上了。”她说。

牟川睁开眼睛,把右手伸到了头顶。那只蝴蝶飞到他食指上。他放下手来,盯着指头上的蝴蝶似乎愣住了。

“连蝴蝶都喜欢你呢。”张欣怡像遇到了什么稀奇事的,又觉得自己刚才太残忍了,在蝴蝶站在那根琴弦上时,她不该去碰那根琴弦的。“它从窗户飞进来,站在一根弦上,我还以为被震晕了,就去捉它,结果它就飞到你头上来了。”

端祥着指头上的蝴蝶,牟川又想到了黄娟。她就是这青城山上,在林荫奇花异草间飞来飞去的蝴蝶呀!来到人间就是为了渡劫,渡过劫难后,又可以重新位列仙班了。那可是一个虚无缥缈世界呀,只要想到还有一个这样的世界,牟川就感到自己是恶浊的。

他伸直指头,小心翼翼到了窗边,把手臂伸了出去。窗外,一轮明月挂在山谷对面的山巅上空,窗户下方的草丛中传来嘈杂的虫鸣。蝴蝶久久不愿离去,他朝它吹了口气。蝴蝶翩翩起舞,在指头上方悬停下一会儿,才飞走的。

牟川一声叹息。张欣怡沉默一会儿,对他说道:“才采摘下来的茶叶,你明天给她拿两罐去吧。”

“给谁呀?”

“你就装吧,还有谁呀?给你的心上人呗。”

“你这样说,我就不去了……”牟川回到原来坐的地方,盘坐下来。他的身下有一块莲花垫。

张欣怡嫣然一笑,脸颊上泛起了红潮。

“你就是这点不好,听不出人家说的是玩笑话……你风趣一点好不好?”她来到了他的身边,就用指头去搔痒。

已经闭上眼睛的牟川,终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她趁机投入了他的怀抱,脸颊上倾刻间感觉到了他胸脯的温暖。

“我才不吃她的醋呢……人家对你就没有那个心思。她爱喝明前茶,给她送两罐去,让她也知道我们的一番心意。”

“也不知道,她这几天在哪个道观帮忙执事,青城山这么大……”

“你打电话问问不就知道了。”

“她已经不用手机了。”

“自从你做了我的男朋友后,她就不来找我玩了……我也没好意思去找她。”张欣怡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坐了起来。“按理说,我和你来往,并没有妨碍到谁……之前,你找到她,她不是拒绝了你吗?不过,我们仨人之间的关系还是挺微妙的。”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牟川用手去搂她,他喜欢她肉肉温暖的身躯,还喜欢她的温柔。“要不是一年前,我来山上找她,就遇不到你了……”

“这就是缘分啊……别别……又不正经了……哈哈,好痒!”

可牟川还是把她抱进了怀里。在她干涸的嘴唇上,涂有一层薄薄的口红,宛若成熟的樱桃。当他凑上嘴唇,她却躲躲闪闪,推开了他。

她总是这样若即若离的,这让他感到了意犹未尽。

“我在和你说正事呢。”她坏笑着,又坐到一边去了。“明天,你就去见她,就说我让你去的。”

“要不,我俩一块去吧?”

“明天,我还要去采茶呢……让你去,你就去嘛。”

“你别坐这么远呀。”

“郎君……这么猴急呀——”从地上站了起来,张欣怡像川剧旦角那样唱了一句。穿在身上的锦衣汉服上绣有粉红色的桃花,腰枝上系的是一根绣有荷花的锦带。

“娘子啊——”牟川起身后,冷不防也来了这么一句川腔。

张欣怡双手往一边腰际徐徐伸去,行了个礼,朝一边扭着腰枝,神采奕奕的样子动人心魄。

“娘子啊——”

张欣怡装着怀抱着孩子的样子,徐徐送到了他的胸前。牟川装着接过孩子的样子,左右端祥时,她扑哧一下笑了起来。牟川趁机拦腰抱起她的身子,走进了一边的卧室……

第二天早上,天开始蒙蒙发亮,牟川就担着空箩筐下山买菜去了。回来时,已经上午九点了。当他担着两箩筐菜,在院大门前那窝斑竹林下歇息时,从山坳茶园那边传来了张欣怡的歌声。由于受到树林遮挡,他并没看到她的身影。

还有几天就是清明节了,在节前采摘回来的那些茶树上的嫩叶,经过在铁锅里炒干水气,制成茶叶就是“明前茶”了。用这样的茶叶泡出来的茶水口感甜美,无苦涩感,在茶杯里鲜活得像刚刚从枝头上摘下来一样。而“明后茶”是指清明后谷雨前采摘的茶叶,由于采摘的时间段和太阳的光照强度不同,明后茶虽然滋味更浓,余味悠长,但和明前茶相比却有一种淡淡的苦涩。如果把黄娟和张欣怡比作茶叶的话,牟川觉得黄娟在他心目中更像“明前茶”,就因为她的心灵是纯洁的;而张欣怡尽管温柔体贴,乐观开朗,但她和他一样生活在俗世,难免七情六欲缠身,所以,拿“明后茶”作比喻,更贴切一些。

在餐厅厨房卸掉担子,对厨师交待一番后,牟川回到卧室换上了一身素色汉服。在琴房的茶几上,放着一个蓝布袋子,张欣怡已经装好两罐茶叶在里边了。

路过接待客人的大厅时,牟川和岳母打了一声招呼,说欣怡让他给一个在山上的朋友送两罐茶叶去,就出院门去了。他并不急着上山,而是沿着一条竹栅栏边的小路朝茶园走去。小路两边的栅栏里有几块菜地,栽有香菜、小葱,小白菜、辣椒秧,还长着几棵花椒树。穿过树林,就是一片漫坡。成排的茶树,象一级级台阶到了悬崖边上。悬崖边长着一棵枝干扭曲古老的黄葛树,巨大树冠上的嫩叶在阳光下亮晶晶的。

山谷对面就是一座大山,巅峰上空簇拥着几朵耀眼的白云。

张欣怡戴着一顶草帽,和三个在客栈上班、未戴草帽的姑娘在一排茶树上采摘着。每个人身边都搁着一个竹编的背篓。

远远的,牟川朝她喊道:“欣怡!那我上山去了。中午就不用等我回来一块吃饭了,我怕回来晚了!”

“这么快,就把菜买回来啊?”

“已经担回来了!”

“嗯,那你去吧。”张欣怡握着一把茶叶,另一只手取下了草帽,盈盈笑着。“叫她常来客栈玩吧,就说我想她了!”

牟川朝她挥了挥手,转身离开时,身后又传来了一个姑娘的声音。

“姑爷,你可以要早点回来呀!不然小姐一个人在家会感到孤单的!哈哈……”

他回过头去。那三个姑娘嘻嘻哈哈,在注视着他呢。看到张欣怡那张脸红得像个苹果似的,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一股暖流迅速流遍了他的全身。

他也感觉到了幸福的滋味。

为了赶时间,牟川坐的索道上山。

平时他和张欣怡上山游玩,很少去逛道观,主要乐趣就在翻山越岭的路上。青城山森林密布,苍山翠绿间长着不少奇花异草,和一些高大树木。林间鸟啭虫鸣,悬崖峭壁上的滴水,山谷潺潺流水的声音,都让他们流连忘返。而他们身着古人穿的汉服,穿梭在其间,除了陶醉于游客投来的羡慕的目光,也隐约感到,好像在穿越时空、置身于远离现实世界的古代一般。

一年前,牟川来到青城山寻找黄娟,希望和她有一个好的结果,在遭到黄娟拒绝后,却意外成就了他和张欣怡的一段姻缘。这也让他都感到了缘分的奇妙。现在,他深深地爱着张欣怡,而黄娟在他心里已退而求其次,就是他们的一个普通朋友了。在张欣怡的心中,或许已经感到了牟川对她深深的爱,这才放心让他给黄娟送茶叶来的……牟川知道,一个女人在涉及爱情方面都是小肚鸡肠的。张欣怡能这样做,是对他和她之间的爱情深信不疑的。

在上清宫,牟川遇到了一个他和张欣怡都已经熟悉的道长。道长打了两个电话后,告诉他黄娟在祖师殿。从上清观到观日亭下面的一个山谷,再爬上壮观台,经过山涧边坡上的九道拐到朝阳洞,再从那里下山到访宁桥的三岔路口,往左往山下走就是天师洞;往右过了访宁桥,朝山腰走通向祖师殿。

祖师殿位于偏僻的天仓峰,只有一条铺着石板的山路通到那里。一路上他并没有碰到多少游客,倒是碰到了一个身着青衣道袍,在头顶扎着个圆形发髻的中年道士朝山下走来。牟川向他打听过后,才确定了黄娟正在祖师殿堂执事。祖师殿位于天仓峰的山腰上,背靠的削璧叫轩辕峰,面对着一个宽阔的山谷,从谷底的白云溪到山上都是森林。但祖师殿背靠的削壁却光秃秃的长满了黝黑的苔藓,长年累月都是湿漉漉的。

在一个供有真武大帝、东岳大帝、吕洞宾、张三丰彩色塑像的殿堂里,供在塑像座前的香烟袅袅娜娜。黄娟穿着一身蓝色道袍坐在一张书桌旁边,捧着一本书看得出神。在她身后靠墙的竹圈椅上,坐着一个身着普通衣裳的老太婆。牟川走进殿内,跪在莲花垫子朝几个神仙瞌了几个响头,站起来时,发现黄娟已放下书本,正呆呆地注视着他。

他走过去把口袋搁在了桌上。

“欣怡让我给你带了两罐新茶。”他说。

黄娟站了起来,仿佛才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一般。

“欣怡让你有空到客栈去玩,她一直惦记着你呢。”

“冯婆婆,你帮我盯一会儿……”黄娟扭头说道,回过头来时,白嫩的脸颊升起了红霞。“走吧,我们到外边坐坐。”

殿前几步石阶下去是块石坝。从四合院出去,石阶梯的堡坎上长着两棵上千年的银杏树。从堡坎下面三重牌楼屋檐翘角的左上方看过去,可以看到青城第一峰老宵顶上树荫簇拥着的老君阁。他和张欣怡曾两次到过那里。老宵顶上原先的阁楼,在汶川大地震时被毁坏后,又新建了一座九层阁楼。每层楼都是飞檐翘角,在天晴的时候,站在顶楼可眺望岷江、邛崃、青城山远近数百里风光。

从写有“祖师殿”金字牌匾的牌楼门洞二十多步石阶下去,黄娟带着牟川走左边的一条林荫小道到了闻胜亭。闻胜亭为冯玉祥捐款所建。抗日战争时期,冯玉祥曾在祖师殿寓居,在得知日本投降后,就在祖师殿附近建了这么一个亭子,以示纪念。

位于斜坡上的亭子是个八角亭,除了入口,立柱间搭有折椅。

刚刚坐下,牟川注意到坐在对面的黄娟在打量自己的衣裳。

“这身衣裳是欣怡给你买的吧?”她问。

“嗯,你不也喜欢穿汉服吗……我是受你们俩个的影响……”

“我看你今天来的意思,好像是告诉我你和欣怡好上了……”

“我们已经领结婚证了。”

牟川的话似乎让黄娟感到了意外。不过,她又很快平静下来。

“这么说,你已经抛弃刘思雅了……她可是对你一往情深呐。”

“我就不爱她……”

“可你还是把人家睡啦……你不觉得这样做很缺德吗?”

“谁告诉你的?”牟川绯红着脸,本来就黢黑的脸,黑得更加厚重了。

“三个月前,她来这里找过你,结果找到我了……她还拿出一张医院体检过的单子,说她已经怀上了你的孩子,所以,到处找你……”

“什么?”黄娟的话让牟川一时不知所措了。他很快陷入了沉思。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说。“半年前,当我和欣怡确定关系后,她是找过我一次。是在重庆的家里。我当时就告诉她,我真的不爱她,让她别再纠缠我了……后来,她说既然她一厢情愿爱了我一场,就是得不到我这颗心,也要得到我这个人,如果我不答应她,她就去死……我感到害怕,就答应和她……但我采取避孕措施的,她不可能怀上孩子的。”

“那你们后来没做过那样的事?”

“没有啊!没过几天,我就把房子卖了,按照我和欣怡商量好的,到青城山这边来了……”

“难道她?好了,这事就算过去了。但愿,以后你俩再也不见面。”

“我发现她的心机太深了……不该得到的,想方设法总想得到。”

“你这才知道啊!”

牟川瞥了一眼黄娟,又垂头丧气的样子,好像还没有从受到惊吓当中缓过神来似的。

隔了好一会,当他还用巴掌捂住的脸庞浮想翩翩时,黄娟又语重心长说起话来。

“……其实,在我的心中,对你和刘洋都是没隔阂的。在刘洋为了我去捡那块乌木丢了性命后,我才深陷在愧疚之中不能自拔……在那样的心情中,让我做你的女朋友,你觉得我答应你合适吗?不过,一年前,在朝阳洞那边,你为了给我送乌木找到山上来了,还真的触动了我。可在我以泪水洗面的时候,你却走了……所以,就把那块乌木给了欣怡,让她退还给你……后来,我还盼着你第二天或者第三天会把那块乌木再给我送回来呢!……可你没有来。”

牟川倏地抬起头来。“你三番五次拒绝了我,我哪能知道你真正想的是什么?”

“看样子,这一世,我就得在这青城山上做一辈子白素贞了……”

“如果遇到合适的,我们会给你介绍一个的……”

北海癫痫医院哪家好
如何治疗女性癫痫疾病
普洱哪家癫痫病医院正规

友情链接:

悬河注水网 | 如何立定跳远 | 网络电台直播地址 | 集盒男装 | 台湾投资 | 法外狂徒视频解说 | 对偶函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