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唐寅字画 >> 正文

【红杏同题】出轨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年轻教授王文伦应邀到深圳的一个学院讲学,在当地开公司的朋友金昌开着一辆豪华轿车到机场接他。路上,金昌尽管有些憔悴,但神态平和,看不出他的事业已经日落西山的样子。

“嗯,听说你的公司已经进入破产程序,怎么还能开着这么豪华的车?”彼此相熟,王文伦喜欢直言。

“这辆车不在我的有限公司名下,属于我个人财产。我忘不了前些年你在我事业起跳的最关键时候,帮我借到了几百万,其中还有你个人的钱,让我的事业能够跃上顶峰。这辆车就是在那个辉煌的时候买的,现在它的估价30多万。我还欠你的本利20万,你总说不要了,我看就拿这辆车抵偿了吧。”

“这不就显得我趁人之危了吗?你有这笔钱以后还可以东山再起。”

“我不怕商场竞争,但对供奉官僚厌倦了。我在国外有存款,破产结束后,我就到国外女儿那里退养去了。我已经和二手车交易中心的董其华打了招呼,你要是想把这车变现可以直接找他。”

“哦,他也到这里来发展了。他还好吗?”

“他一直惦念着你曾经挽救过他那失足进少管所的儿子,这不,那孩子去年上大学了,他要报答你呢!其实,所有认识你的人都佩服你的人品。”

“都是朋友之道。过去的事,不值一提。”

王文伦几天来在大学的讲课反响普遍很好,第二天就要离开了。上午最后一堂课后,他回到宾馆大堂,一个身着职业裙装的女士迎上来和他打招呼:“王文伦教授,您好!”她身材偏高微胖,看上去三十五六岁模样,长发如飞瀑,脸庞不失青春风韵,举止态度都十分文雅。

“哦?您好!你很面善,既然认识我,让我想想你是谁,嗯……吟月寒?网上的朋友!对啦!前几天晚上我们还聊着呢。不过博客照片上的你要年轻些。”

“呵呵呵呵,见到您真好!”兴奋加上羞涩,她的脸颊升起一片红云,“您就叫我月寒吧,冰下流泉先生,您穿着可体的衬衣,比照片上可要健壮得多。”

吟月寒是她的网名,冰下流泉是王文伦的网名。他和她在网上相识两年多,两个人都从事大学教育工作,一个深谙人性的文科教授,一个冰雪聪慧的知性女子,相互非常赏识彼此的性格、文章,聊天已经到了灵犀相通,两情相洽的程度,但是言语中从没有过分亲昵。

“呵呵呵呵,体育锻炼是我一生的爱好。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的真实名字?”

“我在学院的教育事业部工作,久仰您的大名,这几天一直在听您讲课。”

“哦,呵呵,明白了。幸会幸会!”他轻轻握了一下她伸过来的手,她的手指细长。

“那么,既然来到我的地面,就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吧!”

“客随主便,那我就叨扰啦!哦对了,在网上你怎么一点也没透露,我们实际上已经面对面了?”

“我比较犹豫,毕竟唐突地见网友是非常不礼貌的。最终是您的亲近感鼓励了我。”

她领他来到宾馆后面窄巷中一家不大的粤菜餐馆。这里虽然偏僻,但风味地道,情趣盎然。包间里,菜过五味,她问:“您这个北方人,吃着还习惯吗?”

“就这餐饭来说,‘吃在广州’这话的确是名不虚传啊!”

“那就好。我知道学院为您买了明天下午的机票,今天下午他们给您安排了游览项目了吧?”

“是,不过我婉谢了。我想自己开车逛逛街景,好在这里街道整齐,我一般走过的路就能记住。嗯,说到开车,我昨天已经和学院谈妥,我有一部车委托他们拍卖,把拍卖款以车主金昌的名义,都捐献给你们事业部在贫困地区开办的希望小学。请你有空也帮我关注一下这件事吧。”

“我替孩子们感谢你们的善举!”她感动得鼻子发酸,“早上我听说了这件事,这可能是我们事业部收到的最大一笔个人善款了。嗯,既然您想自己游览街景,我……就不陪您了,祝您游历愉快!”

两人的交谈礼貌、得体。她离去的脚步决然,像是谁在催她似的。

晚饭后,王文伦洗完澡,打开电脑,这个时间他通常写文章或上网浏览。吟月寒没有在线,只是博客里新上传了她的一首缠绵悱恻的长诗。十一点,有人轻轻敲门,犹犹豫豫断断续续地敲了二十多下,他才听到。

打开门,一个女子戴着女式黑色小礼帽,帽檐垂着遮面的黑纱,身穿黑纱裸肩背的晚礼服长裙,挎着一只稍大的黑包,一步跨进门来,面对着他,右手在背后把门反锁上,左手摘下礼帽。

“月寒?”他立刻认出了她。

她进门的几个连贯动作,想必是事先在心里经过演练的。她喘着气,洁净素颜的圆脸,兴奋得满是红云,一副表情,仿佛是做了一桩紧张艰难的坏事,侥幸成功后轻松得意的神态。没有任何话,她扔掉帽子放下挎包,向着他张开洁白的双臂。

他略一迟疑,把她揽进怀里。长裙里包裹的是一个柔若无骨的胴体,有点汗津津地,她咚咚的心跳催速了他的心跳……

初夏的清晨,天亮得早。月寒起身去卫生间,柔软的床把睡在身边的王文伦晃醒来。他迷迷糊糊地觉得口渴,坐起身来,端起床头柜上昨晚她为他准备的一杯水来喝。好清凉醒脑的水!他放下杯子,看见她全身赤裸着走出卫生间,抬手理了一下长发,露出满月般的脸庞。见他注视着自己,她含羞低了头,依然稳步袅袅娜娜地走到床边。他为她掀开被单,把胳膊横在她脑后让她枕着,待她躺好,又为她盖好被单,两人裸身相拥,一切是那么自然。

清晨来回走还真有点凉,她享受着他肌肤的温暖。她奇怪自己竟然能够那么坦然地完全裸露在丈夫以外的另一个男人面前,甚至不担心自己的身体有没有什么缺点,暴露给心爱的人。

“你刚才看见了什么?”她轻轻地问。

“圆润、匀称、洁白、细腻,散发着光晕,每一条曲线都勾勒出性感。”

“咯咯咯咯……”她笑得十分开心,整个床都微微颤起来,“你很会欣赏女人。”

“享受恭维的女人是解风情的女人。”

“可是人们都喜欢苗条的。”

“时尚和实用往往脱节。已婚男人都清楚,丰满比苗条更性感,更暖心,呵呵。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如果还是骨感的,那她的皮肤和头发一般都比较差。人们追求苗条,也给体型发福的女人一个错觉,似乎丈夫容易移情别恋是嫌弃妻子的体型。其实丈夫移情别恋更重要的原因,是妻子的性情不再温柔和把感情的中心放在了孩子身上。不排除有男人喜新厌旧这一动物本能的原因。当然,妻子性情的变化多是工作和家务压力造成的。”

“哦?你很懂女人嘛!”

“我很荣幸,遇见你这样一个聪慧雅致的女人。”他吻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子。

“也是丢失了理性的女人。我在想,现在我们身体赤裸相对,我们是不是应该也把灵魂赤诚相见?”

“嗯,我会毫无保留。”

“那好。你是我今生出轨的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婚外男人。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深深地被你的风度、学识和修养所迷恋。我的灵魂告诉我,我这样做是值得的,你是我值得拥有的人,哪怕是一夜。但是,女人是感情动物,作为理性的男人,你有责任在不伤及我感情的前提下,制止我的不轨行为,但你却纵容了我。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因为事情因我而起。我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看待这件无论怎么说都违背道德的事情的?”

“如果你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出轨,那我就是越轨了。出轨一般是为情所困身不由己,多少有些被动的意味;而越轨则是明知故犯了。”

她想了想说:“呵呵,其实区别不大。”

“我来这里快一周了,你一定是经过思想斗争,昨天才下定决心来见我。你也没有像普通朋友尽地主之谊那样,带我去大饭店吃饭,陪我大张旗鼓地游览。这一切说明什么?说明你要避嫌。避嫌恰恰说明了有嫌,呵呵呵呵,对不对?这个嫌主要就是我们之间不容置疑地产生了感情。”

“嗯,对,我承认为情所困。情到深处惹出荒唐,一个美妙的荒唐,荒唐得美妙,咯咯咯咯……”

“对,美妙的荒唐!准确的表述。你情浓难耐,你一定安排好了家里的一切,深夜里灯蛾扑火一般扑向我。情急之中,我的理智能给我的忠告是:不能辜负你奋不顾身地向我表达的爱意,也不能背叛我对你的感情。我不否认,其中也有身体的欲望,在你面前,我无法不动心。古人说,发乎情,止乎礼。足以说明自古以来,情这个东西当事人很难抑止。最懂礼的道学家朱熹,尚且在身后遗留了让人们争议了近千年的男女作风问题呢!存天理,灭人欲。人欲何尝不是一种天理,可疏不可堵。当然,我这些歪理是不能拿到台面上讲的,只能由当事人遇到具体情况时,循情发挥急智吧。”

“那,感情一定要发展到性爱吗?”

“不,在婚外这很危险,因为性比情更刻骨铭心,性情交加容易上瘾,情也容易成为乱性的借口,所以要自觉克制。如果情到浓处非要用性爱来表达,无可回避,那就再加上一条危险的限定,就是‘要在不伤害任何人的前提下’。这个‘不伤害’当然是隐瞒,实质上是自欺欺人。这个限定很难掌握,所以是危险的。还有,事后应该补救。”

“这两年我很享受我们畅聊的感情氛围,昨夜我也实实在在领受了你的妙处,咯咯咯咯……你就不怕我尝到甜头赖上你吗?”

“怕。但是我做了,就准备承担。如果我看错人了,当然活该应该承担身败名裂的后果。我是男人,绝不逃避。”

“冰下流泉,‘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流泉冰下难’,出自白居易的《琵琶行》。呵呵,你起这个网名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生命中也会有一个知心女子将要轻叩你的心扉吧?我是你越轨的第一个女人吗?你可以不回答。”

“你不是第一个。我谨慎接受偶遇,但我不滥情。”

“我不管,我现在只想要你!”调皮的语调,她把身体贴紧,手又开始不安分了……

午饭前,月寒穿着普通的衣服独自悄悄离开了宾馆。

不出王文伦所料,月寒与老公七年的婚姻关系进入了疲劳期。后来的一段日子,他通过网络力劝她,要让感情回归家庭,不能任由婚姻关系这样下滑。

月寒从这次外遇的甜蜜中走出来,她冷静思考,一方面,她不否认自己喜欢外在和内涵都优秀的男人,但有所行动的唯此一次,她不认为这就是水性杨花。这一次是不是天意,她不知道,但此生注定要放纵一次自己,她不后悔,她要把这次美妙的荒唐作为甜蜜的回忆深埋心底。另一方面她也反省,作为一个受过充分理性教育的人,虽然有婚姻不和谐的因素,但这次“偶遇”何尝不是明知故犯呢?她的确有歉疚,于是听从了王文伦的劝导,必须事后补救。

换位思考,月寒不去纠结丈夫的冷漠是不是因为他有了外遇,也没有把婚姻危机的责任推给丈夫。她回想自己当初嫁给丈夫的理由,也肯定了这些年丈夫为家庭物质建设的付出,认识到自己当年选择他是对的,丈夫是个优秀的人,但婚姻并不能保证彼此深爱到白头,必须主动付出,相互影响。想明白后,她开始为丈夫、为了家庭经营感情,营造情趣,制造浪漫,加强双方的沟通。如此,她欣喜地发现丈夫其实有更多的可爱之处,而且她多爱他几分,他就会加倍多还她几分。夫妇二人的感情日笃,时常流露于她的博文中。

转年开春,王文伦应学院之邀,到西部贫困地区参加他们捐建的希望小学的落成典礼,同时也为金昌代领慈善捐款证书。在这里他遇见了经营二手车交易中心的董其华,原来金昌送给王文伦的那辆豪华轿车被董其华以48.8万中拍买下了。在典礼中,王文伦与正在忙碌的月寒惊鸿一瞥,两人相视一笑。宾主们合影时,月寒去了一个偏僻山村看望一个失学的残疾女童,没有出现在照片里。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王文伦想,“吟月寒,一个值得思念的女子。”然而自那以后,他与月寒的交往逐渐淡化,相互问候仅仅偶见于两人的博克文章评论中,二人差不多相忘于江湖了。

郑州癫痫哪里治疗最好
得癫痫病有什么症状
黑龙江省治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悬河注水网 | 如何立定跳远 | 网络电台直播地址 | 集盒男装 | 台湾投资 | 法外狂徒视频解说 | 对偶函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