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水草价格 >> 正文

【军警】深 入 虎 穴(八)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深 入 虎 穴

八、在“K王”行动之前

捕捉敌特情报员蒋宛云的行踪,是许信成给沈锋布置的第一个艰巨任务。随后再让他潜入敌穴,搞清楚敌人的内幕,做好有力的内应,以达到最后彻底全歼蒋匪的目的。沈锋机智勇敢、多谋善变,具有丰富的对敌斗争经验。五年前,沈锋曾潜伏到蒋湘南家与蒋宛云发生过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爱情”。尽管沈锋从蒋湘南家带走了一份重要情报,但蒋湘南丝毫没有怀疑沈锋是一个共产党员,却认为他是被军统局的沈醉派来的。蒋湘南暴跳如雷,在宿舍里跳着脚地大骂沈醉等人。

沈锋那次行动的成功,得益于一个有力的条件:沈锋打进蒋湘南家以前,双庆地下党曾秘密处决了一个军统谍报专家“K王”。“K王”携带的身份证,是沈醉亲自签发的,老许还发现,“K王”身份证上的照片,简直与沈锋一模一样。负责处决“K王”的同志们也说,这个恶贯满盈的“K王”,确实长得酷似沈锋。这个身份证老许一直保存着,沈锋打入蒋湘南家时,便派上了用场。现在,为了彻底查清“K王”生前的情况,老许又带沈锋赶到西南监所提审战俘沈醉。西南监所的负责同志热情地接待了这两位公安干部。

在一间不大的审讯室里,沈醉坐在一张椅子上,他低着头,脸上的肥肉堆在下巴底下。直到老许叫了他的名字后,他才微微抬起头来,用眼睛的余光巡视着前面的审讯人,然后,他的目光在沈锋的身上停下了,而且流露出一种不可抑制的惊恐和疑惑。沈锋猜出了他的心思,转眼看了看老许,老许同意地向沈锋点了点头。于是,沈锋开始讲话了:“沈醉,你看我是谁?”沈醉嗫嚅着回答:“怎么,‘K王’,你······你还活着啊?”“你用不着猜测,我不是‘K王’,我是双庆市公安局侦查科的科长。你的‘K王’在前几年就被我们处决了!”“啊?”沈醉脱口叫了一声,他万万没有想到,“K王”是被共产党制裁的,他脸上流露出惊异不安的表情。

还没等他缓过神来,沈锋就又进一步说道:“沈醉,你快如实交代‘K王’生前的情况!”“一九四二年,我在上海商场里发现了这个盗窃能手。当时,他是一个无业游荡的青年,为了让他替我盗窃情报,我秘密收留了他。”“他经常出没于军统机关吗?“ 不,那是我给他规定的禁地。因为我不但想让他窃取共产党的情报,还要让他盗窃到我的同事头上。我深怕自己的同事发现我的这种手段,一直不让他公开露面。但我也确实把他当成了一块王牌,有时用他来压一压某些人的傲气!”

沈锋进一步说道:“你怎么用他来压某些人的傲气,讲详细些!”“军统局的蒋湘南,一直对我不满。有一次,他又在军统局里吹嘘什么他因搜集情报得力,对党国做出了重大贡献;却对我竭力地讽刺挖苦,恶意中伤。当时我特别生气,带有一种挑战心理,故意在他的面前,把一支勃朗宁手枪柄上刻上了‘赠给心爱的K王’的字样,蒋湘南见了以后,冷冷地说:‘‘K王’,好熟悉的名字啊!听说他是个无孔不入的盗窃能手,是吧?怪不得你不把蒋某人放到眼里呢,原来你手里有一块王牌啊!’说完,他就拂袖摔门而走了。”“那支勃朗宁手枪现在在哪里?”“在······可能在我老婆那儿藏着。”“说肯定些!”“是在我老婆手里,因为那支手枪小巧玲珑,我老婆看了中意,就一直把着,没让我交给‘K王‘。““蒋湘南是否见过‘K王’?”“‘K王’从来没和蒋湘南打过交道。但‘K王’失踪以后,我总怀疑是蒋湘南干掉的。没想到\\\\\\\\\\\\\\\'K王‘受到了贵党的制裁,他罪有应得。”

审讯结束以后,老许和沈锋又在西南监所负责同志的配合下,找到了沈醉的老婆,从她手里缴获了沈醉要赠给“K王”的那支勃朗宁手枪。

在坐汽车回公安局的路上,老许笑着对身边的沈锋说:“我们这次审讯沈醉,收获很大。蒋湘南早就知道,‘K王’是沈醉手里的一块王牌。那年你从蒋湘南家带走了情报,丢下了那张‘K王’的身份证,蒋湘南一定会认为是沈醉派‘K王’盗走了他的情报。现在,我们又缴获了这支勃朗宁手枪,你再把它带在身上,在蒋湘南和蒋宛云眼里,你不就是名副其实的‘K王’了吗?”沈锋点了点头。两人又认真研究了一下要采取的战斗策略,于是,一个“K王”行动的方案形成了。

落实这个行动方案,沈锋必须再次和蒋宛云打交道,必须再次争取做蒋宛云的“情人”。沈锋要找到蒋宛云,和她“重归于好”。

蒋宛云虽然是只狡猾的狐狸,但不管她采取什么手段,她都不是沈锋的对手,她必然会败在沈锋的手下。对此,老许深信不疑。

癫痫病怎样进治疗好
羊角风病治疗中心
昆明癫痫专科的医院

友情链接:

悬河注水网 | 如何立定跳远 | 网络电台直播地址 | 集盒男装 | 台湾投资 | 法外狂徒视频解说 | 对偶函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