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南昌大学科学 >> 正文

(全集)午夜惊魂(在线免费更新阅读)

日期:2019-10-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已上线。

  在【 猫咪有书 】这个微丨信公众号回复书号:4184,或回复书名 即可阅读全文。

  以下是精彩章节内容推荐(全文见文末)

  第10章 见到高岩

  女人称呼我时语气异常亲昵,我却听的一头雾水,脱口问,“对不起,您打错电话了吧?”

  女人嗔怪道:“你是卓然吧?我怎么会连自己的儿媳妇都认错?不过,你还没过门,害羞也是正常的。这样,我们约在万商商厦西门怎么样,那里的衣服不错,我陪你一起买。”

  她居然知道我是谁!

  我本来打算问问到底怎么回事,我连她是谁,她儿子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就要成她儿媳妇了!

  可我转念一想,这个女人,莫非是高岩他妈?

  如果我见到高岩他妈,岂不是就可以找到高岩了?

  想到这层,我打消了解释的念头,直接答应了,“好,那今天上午十点在万商西门见,怎么样?”

  女人乐呵呵答应了,接着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我盯着那怪异无比的请柬看了很久,觉得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而且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

  看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我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然后赶到了万商商厦西门。

  才刚走到西门口,一个年龄四十多岁,衣着得体光鲜的女人迎着我走了过来,亲昵拉住了我的手,“哎哟,然然,你可比照片上看着要漂亮多了,怪不得我们家那小子能被你迷住呢……”

  女人使劲夸我,亲昵的好像我真的是她家的儿媳妇一样。

  我被她夸的手足无措,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阿姨,我今天过来,就是想问问您到底怎么回事。我根本不知道您儿子是谁,也不认识您,怎么就要跟他结婚了?”

  女人呆住了,继而脸上涌出尴尬和气恼来,“你的意思是,你根本就没有要哈尔滨哪里有治癫痫病更好的医院?嫁给我儿子的意思?是我儿子自作多情,撵着要娶你,是不是?”

  她刚才还亲昵慈爱,我这么说了之后,她忽然就变了脸!

  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好说,“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真不知道您儿子是哪位……”

  女人脸色发白,胸口剧烈起伏着,掏出手机飞快翻出一张照片举到我眼前,“你好好看看,认识不认识他!”

  照片上的男人清雅闲适,轮廓分明,微微笑起来的时候右侧唇角邪邪勾起,不是高岩是谁!

  这个女人,真的是高岩他妈!

  高岩发了请柬,上面新娘是我的名字,高岩他妈也约我一起买结婚穿的衣服和婚纱……

  而我这个主角,根本不知道!

  我快疯了!

  “阿姨,您能不能打通电话,让我跟高岩说句话?”知道这女人是高岩他妈,我尽量让自己礼貌客气。

  “当武汉中际医院招聘然可以,不然你还以为我们骗婚呢!”高岩他妈气恼的脸都涨红了,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对方都没有接电话。

  高岩他妈脸上有些挂不住,拽着我就到路上拦出租车,“走,省医离这里很近,我们打个车去找高岩,我问问怎么回事,简直丢死人了!”

  这个时候,高岩他妈似乎有些神经质似的,拽我时力气大的要命。

  我心里暗暗生出了戒备,但她要去找高岩却正中我的下怀,我一直没有找到高岩,如果他妈去找的话,肯定比我找到的几率要大的多。

  事情越来越矛盾重重,如果真的在省医找到高岩,那就说明高岩没有死,可那张诡异的请柬是怎么回事?半夜一直跟我亲昵的男人是不是高岩?

  坐在出租车上,我努力不胡思乱想,反正待会儿就能见到高岩了,见了高岩什么都清楚了。

  出租车的速度不慢,离省医也越来越近,想到很快就能黄石癫痫医院哪家好见到高岩,我的心跳已经超出正常频率了。

  待会儿见了高岩,我该郑州治癫痫病的最好医院说什么才好?最近发生的事,我该怎么问出口?

  忐忑不安走进了省医院,高岩他妈直接带我去了妇产科一间办公室。

  办公桌前有一个男人正在看病历,他身材修长,医院到处可见的白大褂,穿在他身上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竟然十分好看。

  “高岩!”高岩他妈径直闯进了办公室。

  “妈?”男人抬起头来,好奇叫了一声。

  我看到了男人的正面,他脸庞清雅俊秀,气质温润。

  真的是高岩!

  我顿时心如擂鼓,不敢相信一直苦苦寻找的高岩,居然这么容易就见到了,就跟做梦一样!

  他妈走上前去,直接将他拽了起来,指着我问他,“高岩,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你说要跟人家结婚了,可人家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

  他妈说了这句话后,高岩的目光立刻朝我扫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高岩看到我的时候,眼里分明有了一闪而过的紧张!

  “妈,您别跟然然一般见识。”高岩安慰了他妈一句,又扭过头来搂住了我的肩膀,“然然,咱妈忙的日理万机的,专门抽时间陪你一起买衣服婚纱,以后不许惹她生气了啊!”

  他还用修长的手指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动作亲昵,好像我们不是高中毕业后第一次见面,而是恋爱了很长时间一样。

  被他搂住的那一刻,我脑袋直接当机了。

  刚要抬头说什么,就见高岩冲我使了个眼色,脸上还有微笑,但眼里却一片冰冷。

  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但立刻把所有的疑问都咽了回去。

  直觉让我更相信高岩!

  这时他妈态度明显好了很多,扫了我们一眼说,“你们小两口要是闹别扭,早点告诉我啊,害我这顿尴尬。”

  跟高岩他妈接触时间虽然短,可我莫名感觉跟她在一起特别不舒服,又说不出什么地方不舒服。

  “妈,您不是老说要来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吗,平时您一直忙也没时间,这次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您去检查一下怎么样?”高岩将他妈推出了办公室,忽然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

  高岩他妈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又恢复到最初见到我的慈爱模样,拉住我的手对于我说,“然然啊,刚才阿姨太心急了,你别放在心上,你现在陪阿姨一起去体检好不好?”

  “这……”她翻脸跟翻书似的,我真的不愿意跟她过多接触。

  高岩也拉住我,笑嘻嘻说,“妈,我都好几个小时没见到然然了,能不能先从您这儿借两分钟?”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用力将我拉出了他妈能够得着的范围。

  我忽然觉得,高岩似乎不想让他妈接触到我!

  高岩他妈扫了扫他搂着我的手,居然很认真说,“好,那就一分钟吧,我今天时间不多,你们快点!”

  她居然这么霸道!

  本来以为高岩会反驳,没想到高岩点了点头,将我拉到了一边,故意侧过身,低声对我说了一句话,语气焦急。

  他对我说,“卓然,你快跑!”

  说完之后,他立刻松开了我,笑嘻嘻将我推到他妈身边,“妈,我叮嘱了一下然然,您血压高,待会儿测血压时注意点。我待会儿还有一个手术,走不开!”

  我还在想他刚才那句话。

  他神色焦急,好像有什么洪水猛兽要对我不利一样。

  可我现在跟他妈在一起,他妈能对我怎么样?

  听他妈的意思,是高岩说要跟我结婚,所以他妈才会拉着我一起买衣服的。可现在高岩让我快跑,让我快点逃离他妈!

  他们母子,到底唱的什么戏?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已经被高岩他妈拉着走到电梯前了。

  我想了无数种理由离开,都觉得好像很牵强,一眼就能被高岩他妈识破!

  电梯打开了,高岩他妈先闪进了电梯里,然后催促我赶紧进去。

  我脑子中灵光一闪,立刻蹲下身子去系鞋带,用来拖延时间。

  果然,电梯很快就要阖上了。

  高岩他妈急着要出来拽我进去,电梯门却缓缓合上了,她又本能缩回了手。

  电梯门合上之后,我猛然站起身来,扭头就跑,头也不敢回!

  跑了没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高岩他妈的声音,“卓然,你跑什么!”

友情链接:

悬河注水网 | 如何立定跳远 | 网络电台直播地址 | 集盒男装 | 台湾投资 | 法外狂徒视频解说 | 对偶函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