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金凤区政府 >> 正文

【渔舟惑】遇 (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鼓浪屿之夏的夜晚,月光把暧昧渲染在各个角落。以音乐名扬海内外的小岛上,俊男靓女们正穿梭在布满酒吧、旅店、特产屋的巷道中,他们寻觅的不只是对文化、民俗的好奇,更令他们感兴趣的是,在昏黄灯光下,空气里弥漫传播着的轻松与神秘、酒精与狂热、爱情与情欲,有许多许多的花蔓儿爬过墙头看着各式的新鲜景儿。

沿着同样暧昧的灯光走在同样散着暧昧着的小巷,来到了一家发售明信片的小屋,在我之前还有个梳着刘海的女孩在一边挑选。见我进来,女孩扬了下包扎过的手指,说是在海边被礁石划伤,可不可以帮她抄写明信片。我怜香惜玉地点了下头,立刻有好几十张明信片递到我眼前,我当时脑子里浮出的一个字,那就叫“狠”。抬头看那女孩正张着一对美丽的大眼睛带着一脸坏笑地看着我。想想还是老婆大人提醒的对:“结婚了,就不要对女孩抱有什么恻隐之心。”真理啊,教训很深刻。

写完了,女孩邀请我去“喝一杯”,虽然我百般推脱,但架不住美女盛情相邀,再加上本来一个人就空虚落寞,此时又动了点不该动的小心眼,也就恭敬不如从命地随着“美丽的大眼睛”,找了个小酒吧落座,点了两份红酒。

酒吧同样一色地昏黄布设,好像特意为痴迷者设的局。周边墙上满是近期某个画“文革”画出名的女画家的画,我到至今也没弄明白,那些穿着军装、暴露着奶子的女兵与“文革”和解放台湾有什么关系。在这样的“暴露”面前我有点不堪,所以一直低着头听着女孩讲自己的喜欢的音乐、以往到鼓浪屿朝圣般的心情和现如今情人节般的氛围。她还说她有过一个很“韩式”的男朋友,一段轰轰烈烈的爱,并为此奉献了自己毁了青春。说她现在特别期待偶遇一个对的人,再来一次激情洋溢的爱,以忘却失去的爱。哪怕只是做爱,也一定要与众不同,要么快乐至死,要么撕心裂肺,给自己的伤口撒一把盐,在痛苦中品味快感……

我惊诧于90后女孩的坦率勇敢和直白,又不愿扫描那些裸露的身躯、以至于思想溜号产生些不良思想,便只能一个劲儿的低着头,用叹息或是“对”、“是”、点头来代替我的思路,显得略有些心不在焉。她好像也看出了这一点,问我是不是不爱听她唠叨,能不能不做“自动应答器”。我一下子被人戳中要害,便更加不安,连忙摇头解释说:“我只是看不了墙上那些画,怕精神恍惚被你看出尴尬,只好一直低着头。”她听完我这被她看似“荒诞不经”的解释,惊瞪起双眼,问我是不是远古世纪来的?是不是上帝派来宣誓纯真的?都什么年代了啊?没看过三级片、人体画?还能被这些吓着?我辩解道,难道这不是很隐私很私人的事吗?就像所谓公开的性爱行为艺术和满大街的接吻大赛、泳装表演,我确实看不了。末了,我还续了一句:“就算是你们前卫,你能和很多人一起看黄片?”

那女孩笑了,说你这不是挺能聊的,看来大哥还真“嫩”,还害羞呢!我说我是怕你看出我眼中的不怀好意,觉得我不是正经人。她说:“得了吧,我看出你是正经人了行不行,你是‘禽兽不如’的正经人行不?”说完突然觉得失言,脸红一片,我却有些砰然心动……

附近台来了两男两女四个人,男的老板模样,女的则像是涉世未深的女孩。他们的谈话忽高忽低,不用仔细听就能了解大概。男人说的基本上是电影、电视剧里用烂熟了的励志片模版:家庭贫困、从小受苦、高中辍学、社会磨练、运用心机,到如今家财万贯,由两人轮番上演。小女孩听得时而云里雾里,时而频频点头,到最后两眼放光,满是崇拜,大有恨不得早日以身相许、共赴幸福之意。男人们说,他们也有遗憾,虽然有钱了,青春却没了,现在更应该快乐趁早,及时行乐,醉酒人生,弄它几个外遇玩玩。还说:“再不外遇就软了。”

“再不外遇就软了!”这他妈的用词也太直白,太强悍了,简直可以称之为回味无穷。

我和女孩对视了一下,发现这回是她把头低下了,脸愈加红润可爱了。女孩说就算自己有一夜情,也得找个自己看着顺眼,有共同语言,有层次的,所谓暴发户,再有钱也看不上。我说那只是你个人的看法,对于大部分一夜情爱好者来说,大致分成三类,一类是纯本能、刺激需求,玩了就散,互不亏欠。第二类人不只是追求感官刺激,还有对心灵爱抚的需求,他们借助一夜情发泄心中的苦闷,摆脱对孤单的恐惧,有点找个人倾述,抱团取暖的意思,这种情况也可能发展成外遇或者情人,但大都维持不久。第三类则是援交。在中学生、大学生里都有,他们认为这也是人生的一种交易,别人用金钱购买身体来满足欲望,他们用身体换回金钱来实现或许奋斗几辈子才能实现的梦想,钱货两讫,互不纠缠,自认为做的也是坦坦荡荡……

也许是有点熟悉了,我开始口无遮拦起来。

女孩满是惊讶地看着我说:“哥,你这变化也太快了,要么不说,要么长篇大论,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他说话也爱用一二三四的,特别有条理,我有点佩服你了。”

那时候,我发现,她脸上写着些许暧昧。

女孩去洗手间的当口,我随手拿了一本酒吧免费阅读的文学刊物,上面赫然写着我的名字。刊物发表的事我知道,但上面著名作家给文字作者的评语,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以致女孩走到我身后突然从我手中抢走刊物时,吓了我一跳。

她嘿嘿地笑说,怎么,你也对文学感兴趣?

我就说,随便翻翻。

她“哎”地一声指着我的小说对我说:这个……这个人我认识啊!

我一下子想起我见过这女孩,但因为她在网上发布的照片只是一个侧影还在发布时特意加了“朦胧效果”,所以还不敢确认。

“我的老师!”她好像夸自己的亲人似的,甩了下秀发,那秀发的发梢,也幸临了我的脸颊,暖暖地,有些发烧。

她说她的一篇小说入选了网站向报刊提供的候选文章,大家都替她高兴,甚至在身边的朋友还让她提前请了客。可被她称之为“老家伙”的网站主编告诉她,她的小说落选了。

“我长得好,文章也漂亮,人缘也不错,在网站里一直被文友们当天鹅宠着,从来没人说过我文字的不是,所以这样的评价我无法接受。我花了几分钟反复琢磨着‘老家伙’的话,认定他或者是嫉贤妒能或者故意刁难,我开始反击。”女孩说。

“我和您的看法不一样,我认为这篇文很曲折,也突破了我以往小资的写法,你不喜欢我的文,就算了,没必要假装好为人师,大不了我不写了!”

“说罢,我一拍键盘,恰好打上了代表鄙视的快捷键,一溜儿的鄙视眼神向‘老家伙’甩去,发泄完毕,心里感到无比畅快,喊着‘去死吧!我再也不写了!’便把自己投入床中,委屈地哭了……”

此时,我发现她的脸因激动愈加光泽红润了,“吹弹即破”这几个字甫一出现,我脑子里浮现的不只是美好,还有伤感和凄凉。年轻不一定要漂亮,青春本身就很迷人,不是吗?在他们面前,自己的确是“老家伙”了。

我胡思乱想着,女孩抿了口酒,接着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QQ’急促的提示音吵醒,心想,NND,看看这个‘老家伙’还能怎么说。可我一看到留言,登时就懵住了——你这篇小说不但我不能通过,杂志的编辑看后也是这个意思。你的很多文字里显示出了自己的才华,我和杂志编辑协调,挑选了一篇能代表你文字水平的散文《清风吹过小凉河》,已经通过了杂志认可,准备择期发表。

……其实对于大部分非专业作家来说,写字是件自娱自乐的事情,开心了就写,有灵感就写,没有就扔到一边,没必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更不能满意了就欢天喜地,不满意就到处大喊大叫着‘再也不写了!’文字成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要坚持不懈,要用自己的特色语言写作、要写自己身边熟悉的事和社会关注的事、才能越写越顺,越有感觉;要善于积累,多读书,并把别人的东西转化成自己的语言和思想,用自己的眼光去观察和认知世界,并付诸文字。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的文字既灵动又有思想内涵,既厚实又有自己的独到的特点,你能做到这些,距离成功就不远了。他最后告诫我要“玩文字,千万别被文字给玩了”,愿我把劲用在提高文字水平上,秀秀自己的真本事。”

“我看到他最后这几句忠告时,就像被一颗子弹准确地击中了卑琐的小心脏,最近自己也隐约发现了文字里确实存在这些毛病,只是自己不敢面对。他的忠言逆耳,令我醍醐灌顶,痛,并快乐着。我有些感动,大悲大喜,浴火重生的感觉真好,可我却哭了,有喜极而泣,更多的是委屈,替‘老家伙’委屈,似乎刚刚骂了他半天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别人。我当时就想能立即见到这个‘老家伙’,看看到底什么样的男人在被我羞辱谩骂以后还能如此淡定,成熟、大气、老练,以德报怨。”

女孩说她感到自己错了,后悔了,她语无伦次地请求“老家伙”大人不记小人过,把“感谢、敬礼、求拥抱,紧紧地!”等褒扬词一股脑地砸向他。虽然感觉自己这样很不好,会给人很市侩那种印象,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如果真的得不到“老家伙”的原谅,她会一辈子不安。

她在屏幕前等了好久,“老家伙”那边都没动静,晓婷想:“就算是你报复我,吊我胃口,我也一定要等你原谅!”十分钟过去了,就在她彻底失望的时候,从屏幕下方“啪”地蹦出来一对儿拥抱着的小人图片——女孩很开心,男孩很害羞。

“哥,我感到了你的温暖,你感到我的心跳了吗?我真想抱下你,亲下你,很纯洁的那种,你可别有啥想法,我真的是对你有点点喜欢,还有点点敬重。”

“得了,就帮你推荐一篇文章呗,也不用这么忽悠我吧,我年龄大,心脏不好,受不了这刺激。我有点事先出去下,你该干嘛干嘛去,不用和我这儿贫了。”

“我……可是……”她话没说完,有些失落和不甘,下定决心,给“老家伙”写道:我有预感,有一天我们会见面,面朝大海,相吻相拥……

女孩一口气说了很多很多,一仰脖喝了很大一口,又急急忙忙喘了口气,然后盯着我:“你在听我说吗?”

我笑着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我不说话。

“干嘛干嘛啊,您别这样啊,我哪儿不对了吗?”她有点“毛”了,左右上下地查看着自己有什么不妥。

“你现在还想和他面朝大海,相吻相拥吗?”

“你什么意思啊?你?我想想……你是……”

“孟晓婷!”

“老家伙!”

晓婷说完,像只小母马一样向我扑来,我刚站起身,猝不及防地被她重新“坐”回座上。“你再说一遍,你真的是‘老家伙’?”

“骗你我是小狗!”

“你闭上眼睛!”

“这么多人呢,别闹!”

“乖乖地闭上,让我好好看看你!”

“我……”话没说完,我就被封嘴了,虽然那甜丝丝的感觉只在我口中保留了几秒钟的时间,但我全身都已热血激昂了,身体敏感地发生了物理变化,坐在我身上的她当然感觉得到。于是,我更加不敢睁开眼睛,我害怕那种对视的尴尬。突然,一种刺痛的快感传遍了我的全身,我差点叫出声来,却被她用手捂住,在我弄清楚她恨恨地咬了一下我的耳垂后,却被她说“你真坏!”

我几乎昏死过去。

从酒吧出来,有些风,女孩说她有点晕,便挽住了我的手臂,有时候还把头靠在我肩上,像一对儿相识已久的伴侣,那一甩一甩的头发撩拨得我心旌摇动,几乎有点不能自持。快到她入住的宾馆的时,女孩突然在黑暗处半转身抱住了我,我也迫不及待地捧住了她的脸,两条湿漉而甜美的舌尖纠缠在一起,荷尔蒙迅速僵硬了我的全身,我们双方好像都想把对方吸入心里,呼吸在那一刻瞬间静止,大脑缺氧,思路皆空。谁要说这种情况下他没想过犯罪,那就让他去死吧,反正我是想了。只是当我试图挑开她那圆滚滚的胸衣时,却被她一点一点地推开了,她娇喘着指着不远处一间房子说:“去那里……”

那是一幢欧式小别墅,晓婷说是爷爷辈的遗产,现在用作商务旅店,这几天租期到了,租金没谈拢,正好是空挡。她苦笑了下说,很少向人提及这处遗产,如果甩了她的男友知道,可能也不会甩掉她。“支教的时候他傍上了县城一个有钱的女人,送了他当地一套住房。你刚刚说的对,所谓爱情是有价值的,他的只值30万,可惜了这幢房子。”她轻蔑地笑下,我却看出了苦涩和不甘。

成年人之间的事情,就少了几分羞涩,进了屋子,她就把我顶在门上,紧紧地抱在一起狂吻,只是轻轻的一抱,我就已经无法自拔了。

人在性爱中的表现和动物没有什么两样,淫荡而堕落,无所谓操守,无所谓道德,理论上讲,几乎没有什么人能抵挡住这种人类发自内心的、对欲望和诱惑的自然渴求,由此,我也明白了为什么许多贪官都率先被美色拉于马下,除了自然的生理需求,那种用行将朽木之躯,贪婪地占有年轻、美好所带来的攻城略地似的过程能更加刺激他们感官上的快感和心理上对占有欲的满足。

晓婷在最后的疯狂时刻大叫着“快抱住我,快抱住我!”然后像怕我跑掉似的,把我的脸死死地埋在她饱满的胸前,勒得我险些窒息。

她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嘴脸依旧被她压在胸前,已进入半睡眠状态。她笑骂我“贪吃”,我说她“贪欢”。她兴致盎然睡不着和我聊天,可那时候,我有些昏昏欲睡——再好的体格,也不是年轻了,我有些怅然。迷蒙中听着晓婷在给我念她写在手机上的文字:“如果说青春是一次充满欲望、冒险、刺激而又欢畅自由的旅行,性爱就是其中最华丽的风景。我期盼一场酣畅淋漓、胡作非为的性爱,可以永生难忘,哪怕一次,此生足矣。就在此时,一个男人躺在我软软的胸口上,他是那种外表帅气,内心火热的型男,我喜欢的那种。他令我有些恍惚,如果我们年龄相仿,我定会和他每日在布满鲜花的阳台上眺望大海,累了便一人一杯咖啡,躺在竹椅上,尽情享受阳光和清香的空气。夜晚,我们相伴相拥,看星光璀璨,听海浪波涛,灯光书影,声乐飘柔,做爱做的事,要多好有多好。写到这里,也许,我们的缘分就要尽了,看着他淡静地躺在我的胸口,微笑着,像熟睡的孩子,不知怎么,突然很知足,很感动,眼里都湿润了。我想就算我们不能天长地久,但有了这一刻的相爱、欢愉,就足够了!相遇也好,分开也好,我的命,我认!”

我有些感动,但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就让她沉浸在自己编织的小幸福、小伤感里多呆一会儿。欢乐多短暂,现实常无奈,我懂,其实,就算没有年龄的差距,没有家庭的羁绊,我也未必能够驾驭得了。她是那种随性、任性,思想开放的女孩,即使能玩在一起,也未必能长相厮守。

就在我胡乱琢磨的当口,一条蛇缓缓地游向了我,全身再次欢畅起来……

早起,我吃光了她做的早餐,复习了一下她留给我的字条——房子还有几天才能再签合同,钥匙在桌子上,你喜欢再住几天,就留下,不然就锁上门走人,我去海边了,88。

拿了钥匙,关上门,阳光明媚,面向大海,去寻找海边的女孩。只是没走几步,我又返回身来,在晓婷留给我的纸条边,想了半天,才写下了“谢谢!”两个字。就在我放下钥匙、转身离开的一瞬间,两条胳膊环绕住我,她用鼻尖慢慢地摩挲着我的头发,耳边听到略带伤感的声音:“这么快就想走了,舍得吗?”

……

(此文友情支持,不参加评选)

脑电图痫样放电6种表现
小儿癫痫怎么治疗好
怎么治疗女性癫痫好

友情链接:

悬河注水网 | 如何立定跳远 | 网络电台直播地址 | 集盒男装 | 台湾投资 | 法外狂徒视频解说 | 对偶函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