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东亚电器 >> 正文

【荷塘】大丈夫的小诺言(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自称男子汉大丈夫。

这天,我伏在桌上写入党申请书。妻子走了进来朝我说:“剑明,咱们豁出去三五百吧!”

“什么?”我疑惑不解地问。

“买彩电呀!”妻子提高了嗓门。

“三五百块钱能买个彩电,你不是说梦话吧?”我心里头惦着我申请书里的措词,头也没抬。

妻子走近我,把桌上摊开的稿纸拨拉到一边,说:“真是个书呆子哟!你没听隔壁张师傅讲,只要肯花三五百,买张彩电票,啥牌子都能弄到。”

我愕然,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多掏点钱罢了!”妻子又说。

说得多好听!三五百块是我们全家半年的积蓄呢!一下子白扔了这么多钱,家中的生活怎么过?难道把嘴都挂起来不成?于是,我以“来路不正”搪塞着,没有再理她,继续专心致志地填写我的入党申请书。

妻子扭身出去时,生气地嘟囔了一句:“嫌来路不正?你把正经路上的拿回来呀!”

我顿感语塞。三年前,我就曾对妻子许了一桩小小的诺言:买一台的十八寸彩色电视机。

“一定要十八寸的。”妻子再三叮咛:“八十年代家用彩电的标准是,十四寸太小,十六寸稍差,二十寸太大,十八寸刚好。”

然而,我却一直无法实现自己的小小诺言。我根本没有料到,当今市场上,十八寸彩电热门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我最发愁的是节假日。因为大凡节假日电视节目特别丰富,而我却成了全家的“公敌”。我清楚地计算过,有多少次好节目,我就得挨多少次“攻击”。

最先“开炮”的,是我们的小姑娘。

“爸爸,我要去明明家看电视。”

“好孩子,别人家不能经常去。再说,你看电视老不安宁,吵吵嚷嚷地惹人烦哪!”

“那我去豆豆家看。”

“都一样。听话,别去了。”

“不,我就要去。”

“乖乖,爸爸给你讲故事。”

“就不听故事,就不,今天演《射雕英雄传》,我要看嘛!”

“不准去!”我的忍耐毕竟是有限度的。

“哇——”地一声,姑娘哭了,扑在妈妈的怀里嚎啕、央求。妻子抹去女儿脸上的泪痕,把手中正织着的毛衣扔在一边,领着姑娘朝外走,回头甩给我一句话:“别在孩子面前逞能,有本事把彩电买回来!”

妻子还是这么一句话,足可以把我噎个半死。我说什么呢?难道我不想买彩电吗?妻子一点儿也不体谅我。我大声争辩着,可随着门“砰”的一声响,她早就领着孩子下楼了。

我只好瞪着天花板生闷气,打发这难熬的周末。

有时候,我胡乱猜想:姑娘小伙儿是十八的好,彩电这玩意儿也非得十八的吗?有好几次,我试图降低条件。

“不行。”妻子斩钉截铁地说,“小一点的,将来怎么处置?要买就一次买好!”

我不得不佩服她的远见卓识。不过,不当家不知办事难。我寻思着,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机会,让她亲自尝一尝买彩电的艰辛味儿,今后绝不会再奚落我的无能。

“对,就这么办。”我自言自语。

星期天,我和颜悦色地邀请妻子一道儿上街,并分工她负责收集三条街道八家电器商店的彩电信息。

她竟然高高兴兴地答应了。女儿听说我们要去买彩电,乐得拍着小手直蹦跳。

我一点儿没猜错。妻子垂头丧气地回家来了。

“有吗?”我放下手头没写完的申请书,明知故问。

“有个屁。不是没货,就是搭录音机,要不就要局长批条子!有的营业员十声八声撞不响,那个脸哟,可真难看!”

“咳!你才跑了一次就受不了啦?我整整跑了三年哪!就说今天吧,我跑了六条街道,大小十八家电器商店,光磨嘴皮子就累得慌哩!”在这一点上,我劳苦功高,出言不愧。

妻子默认了。

我的目的达到了,有点儿幸灾乐祸,就说:“我知道你没门儿,故意……”

话一出口,我意识到说漏了嘴,但改口已经来不及了。妻子睁圆了她那双美丽的丹凤眼,说我捉弄她,和我美美干了一架......

自从那次吵架之后,妻子再也没提起过买彩电的事儿。但是,每当我想到堂堂七尺之躯,竟连这桩小诺言都实现不了,便越发觉着自己窝囊了。惭愧之余,我对凡买到彩电的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嫉妒,尤其对后门风恨之入骨!我甚至决定拿出勇气,要和不正之风作最坚决的斗争。不然,我还算什么即将入党的中共党员!

眨眼又到了“六一”儿童节。心想,买不来彩电,给女儿改善下伙食也好。

于是,一大早,我去肉铺子排长龙。眼看快轮到我了,来了个“楔子”。这是个约莫四十岁开外的男人,白白胖胖,一身西装,举止潇洒。他朝卖肉的服务员微笑着点了点头,服务员当即莞尔一笑,给他挑好肉剁下了一块。

立刻,排队的人们“轰”地一声乱了营,有的骂,有的吵,群情沸扬。“楔子”自知理亏,去不肯认输,硬说自己是合同单位,挺着脖梗和众人吵。

“什么合同单位?骗人!”

“走后门!给他登报纸。”

……

我急着去儿童公园,就劝道:

“算了吧,他买的不多,可能有急事儿,大伙儿就让一次。”

“我们让他,谁让我们?”

“请高风格的人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他吧!”

排队的男女老少,目标全对准了我。

我顿时火起,说:“不就是几斤肉吗!”便把“楔子”一把拉在我的位置上,在一阵哄笑声中走出了肉铺子。

走不多远,我肩膀冷丁被人拍了一下。

“兄弟,回家吗?”

我一看,正是方才那位“楔子”。他手里提着两块精细好肉,塞给我一块,和颜悦色地硬拉我去路旁的茶摊说话。我推辞不脱,只好去了。

他要了两份儿“三泡台”盖碗茶,我们细细地品着,聊着。他自我介绍说在某机关工作。接着,就称赞我够朋友,还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他。

我见“楔子”的牛皮越吹越凶,想将他一军,就说:“行啊,能不能帮忙买台十八寸的彩电?”

他正呷着茶,听了我的话,“扑哧”一乐,说:“我以为多大的事儿,要多少?”

我真的吃惊了,说:“只要一台。”

他说:“简单的像写个一!”

我说:“好家伙,这个一我写了三年,还没见眉眼呢!”

他不屑一顾地笑着,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个皮夹子,让我自己挑。我一看,里面是厚厚的一叠彩电票,国产的、进口的,什么牌子都有。我怀疑是假的,就又问他:“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票?”

他呷一口茶,很轻松地说:“我就管这玩意儿。”

我长长地“哦”了一声,厚着脸皮,挑了一张十八寸进口彩电票。

匆匆道谢分手之后,我十分地洋洋自得。心想:“我即买上了肉,又赚到了张彩电票,今天这个队没有白让。”

为了充分辨别彩电票的真伪,我不惜提着肉,专门跑了一趟电器商店,验证这张票千真万确!

好!实在是太好了!

我捧着印在巴掌大一块普通红纸上的彩电票,像运动员捧了一块奥运会的金牌那样欣喜若狂!三年了,整整一千零九十五个日日夜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回到家中,妻子接过被我攥得汗涔涔的彩电票,喜出望外地在屋中旋了两个舞步。

我向她绘声绘色地讲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妻子听罢,竟不说话了。

沉默!莫名其妙的沉默。

过了好半晌,妻子才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原来这样!”

我忙说:“管他这样那样,反正买到彩电就行了。”

妻子娇脸一沉,半开玩笑半挖苦地说:“上次我让你买张彩电票,你说什么来路不正,这次倒好,你竟然在公众场合给那种人帮腔!我要是你们单位领导,你别说入党,入团也不够格!”

妻子的话,使我浑身一震。我望了望桌上写好的入党申请书,自知理亏,嗫嚅地说:“已经……我们还是买上吧。”

“我怕弄脏了孩子的眼睛!”

妻子超那张彩电票鄙夷地望了一眼,悻悻地走了。

我愣了愣神,什么也说不出,什么也不想说……终于,我心一横,抓起那张彩电票,三两下撕得粉碎,顺我们住的五楼窗口扔了出去。

“吱呀”,姑娘推开门,像小鸟儿一样扑楞到我的身边,嫩声嫩气地问:

“爸爸,彩电买回来了吗?”

我蹲下身,把女儿紧紧搂在怀中,沉默了大半天,说:

“好孩子,明天……”

......

治疗癫痫需注意什么
左乙拉西的用量
儿童癫痫长大会好吗

友情链接:

悬河注水网 | 如何立定跳远 | 网络电台直播地址 | 集盒男装 | 台湾投资 | 法外狂徒视频解说 | 对偶函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