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不锈钢圆球 >> 正文

【江南】讨账.讨债(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地处在偏远落后山区胡家村的胡老汉,出生在日本侵略中国的十数年期间,那时候,胡老汉一家为了躲避日本人的骚扰而东躲西藏,后来好歹抗战胜利了,新中国成立了,原本以为从此可以过上好生活了,谁知又经历文化大革命大跃进的十年,试想人的一生会有多少个十年?所以,胡老汉夫妇的一生几乎都是在贫困交加的环境里的渡过的。

胡老汉夫妇一生孕育有两女三男五个子女,如今胡老汉的五个子女均已结婚,儿子们也都在外面盖起了自己的房子,家里就只剩下了胡老汉夫妇二人。至今仍旧住在老家——两孔窑洞、三间破瓦房子。胡老汉的三个儿子也都想让胡老汉夫妇到自己的院子里去住,可胡老汉说他们夫妇住惯了这个地方,还说窑洞里住着冬暖夏凉的舒服,谁家也不肯前去,就这样,胡老汉夫妇二人一直就住在自家的这两孔窑洞里生活着。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老了老了胡老汉的妻子王连英在半年前,感觉身体不太舒服,去医院里一检查,竟然得下了一个不治之症——宫颈癌。不过还好,胡老汉的几个儿子还算孝顺,兄弟几个凑钱,把老娘送进了省里的大医院里把手术做了,饶是如此,胡老汉还是在外面欠了人家一定的钱财。

不过还好,胡老汉二女儿的公公李运生在当地是一个很有名气的中医先生,并且为人很好,和胡老汉感情也不错,胡老汉就让二女儿的公公给妻子配了几次的药物,在服用了李运生配备的中药后,胡老汉眼看妻子的病情一天好转一天,两个月后,竟然能起床做一些家务活了。眼看着妻子病情一天好似一天,胡老汉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就在服用李运生配备的药物四个月后,胡老汉的妻子竟然可以陪这胡老汉去地里干活了,如今胡老汉的妻子是睡得安稳,吃嘛嘛香,完全好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

这年9月份,胡老汉家的老母猪又下了一窝小猪仔,“这下好了,这下可是苦尽甘来,应该是翻身的时候到了吧!等猪娃长大了,卖了钱就可以给邻居们一家一家的还债了。”胡老汉心里想着。

胡老汉看着自己精心照顾着的一群猪崽子,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每天都像自己年轻时照顾自己的儿子一般。

这天早上,胡老汉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把院子里清扫了一下,打开了大门。然后又去给猪崽们配好了猪食,提到了猪圈边,站在猪圈边,一瓢一瓢在给猪仔们的猪槽添食。因为胡老汉喜欢看着小猪崽子们那狼吞虎咽挤来抗去的争抢的样子,甚至他喜欢听见小猪崽子们吃饱了再猪圈里撒欢儿打架的声音。

就在这时,忽听得脚步声响,从大门外进来一人,准确的说,是进来一个女人,是一个打扮的十分洋气的女人。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胡老汉的二女儿胡仙儿。

进来大门的胡仙儿看到父亲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似乎有些生气的向正在聚精会神给猪娃添食父亲叫道:“爹——”

“哎.”胡老汉猛地回身一仰头,看见了自结婚后很少回娘家的二女儿胡仙儿,脸色微微一笑,急忙向二女儿招呼说道:”你来了仙儿,你好久都没有回来过了,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先坐在咱们院子里的凳子上休息一下,等我把猪娃喂好了再和你说话。”说完连咳嗽带喘的转过瘦小的身材,巍巍颤颤的又去给猪槽里倒猪食.

“不用了,我找你有点事儿。”胡仙儿就站在刚进来的大门口向父亲说道。

“啥事呀?闺女。”胡老汉放下了手中正在给猪娃添食的水瓢,走到女儿的面前问道。

“你以前在我公公哪儿拿过药吗?”

“嗯,拿过。那是你母亲刚刚做过手术从医院里回来时身体太虚弱,我从你公公家给你母亲拿过几次,怎么了?”

“哦,我公公把我母亲在那儿取过药的药帐交给我了,你有钱的话给我就行了,就不用再给我公公了。”胡仙儿说道。

“哦,你公公把你母亲的药帐分给你了吗?”

“嗯,昨天下午在我公公家时,我公公拿出了平时拿药没钱记账的账单,分给我和大哥家两家了,我大哥家亲戚的帐分给大哥家去讨要,咱家的就分给我们家了。”说完展开了拿在手中的账单给胡老汉看.

“哦。”胡老汉点了点头说道:”好,我不用看这个,你公公既然把账单分给你了,我自然就把钱给我聪明伶俐、乖巧可爱的女儿了。”说完又用手指了指院子中间摆放着的凳子又说道:”去吧,你去先坐在咱家院子里的凳子上休息一下,我把猪喂好了就来。”说完又咳嗽了几声,巍巍颤颤的向猪圈走去。

“好,那你快点啊爹。”胡仙儿催促道。

“好,知道了,你先休息一会儿,我一会儿就来。”

“好。”胡仙儿答应一声,转身走到院子中间摆放椅子的石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哎,二妮儿,你来了。”

胡仙儿回头一看,原来是在灶房里做饭的母亲王莲英走了出来。看到坐在桌子旁边椅子上休息的女儿,生得黑干草瘦,小个头,走路一阵风儿就好想要吹倒似得王连英向女儿招呼道。

“啊,娘啊,你们现在还没吃饭吗?”

“哈哈哈哈……,傻妮子。”母亲笑了一下,对胡仙儿说道:“你没看看现在才几点钟,才五点多钟早着呢,我们刚刚起来,连饭还没做好呢。你吃过饭了吗?”

“没,我也还没吃饭呢!”

“自从你结婚后,每年除了春节会回来一次外,平时难得回娘家一趟,怎么?今天这么早回来有什么事吗?”王莲英问道。

“也没有什么事,我也就是回来问问娘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没事,我现在身体硬朗着呢!自从上次从医院回来吃了你公公给配的中草药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没事,你就放心吧!”

“哦,没事就好,自从你半年前住院回来以后,我们在家一直忙,也没有过来看你,这不今天没事,我就过来看看。”

“唉!”王莲英叹了一口气说道:“难得我的二女儿还知道惦记我这个娘,说吧,你今天到这儿来肯定有什么事?有什么事你就尽管说吧!”

“看娘你说的啥话。”胡仙儿有些气恼地说道:“你是我的娘,我不惦记让谁去惦记?只要你身体好好的就是我们做女儿的福分,再说没事我就不能回来吗?我就是回来看看你,看看你的身体究竟怎么样了?难道非得有事了我才能回来的吗?”

看到女儿有些气恼的样子,王连英急忙说道:“能能能,这儿是你的娘家,怎么不能回来?你啥时候想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我看谁敢说你的不是?只是自从你们结婚后除了春节时回来一次外,平时从来就没有回来过,你今天突然一大早的回来,做娘的这不是有些奇怪吗?”

“那有什么可奇怪的,女孩家一个人出门在外还不够可怜,回娘家还需要娘家有事了才能回来吗?回娘家还需要捡什么时候吗?再说了,这是我自己的家,我自己的家还不是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用得着奇怪吗?”胡仙儿有些不耐烦的向母亲说道。

“是是是,我女儿说的是,这就是你的家,你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王连英笑道。说完又向胡仙儿说道:“我已经把饭做好了,你等着,让我去把饭菜给你端出来,咱们一边吃饭一边说话。”说完站起身向灶房走去。

却说胡老汉此时已经把猪喂好,到水龙头边静了手,向院子摆放着的石桌边走了过来。来到石桌边坐下后,伸手拿下来挂在背上的烟袋锅子,装满了带着灰尘的碎烟末子,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老旧的手拨轮式的打火机来。看来胡老汉从口袋里拿出来的这个老古董,应该是跟随着胡老汉也有些年头了.事实也的确如此,这一个老旧的呈灰白色手拨轮式的打火机,自胡老汉学会抽烟的那一刻起,已经无时无刻的跟随着胡老汉了。如今胡老汉已经不再是年轻精壮如小牛犊般的人了,就连着跟随着胡老汉的打火机也似乎是老了,它已经不再是油光发亮蓝身子黄盖子的好看火机了,它的通身蓝黄色都被胡老汉抚摸的白亮亮的,以至于胡老汉每次拨动它圆圆的满身带牙的地方,它也似乎感到好像有一些吃力了,每一次胡老汉用它,都要多转动几次它才能发出蓝白色的火焰来,才能把停靠在它身边的油捻儿点燃了。只见胡老汉轻轻的掀开了上面的盖子,把拇指放在了牙轮上,小心的拨弄了几下,竟然没有点燃牙轮边上的捻儿,甚至连一丝儿的火焰也没有发出来。“唉!又没有火石了。”胡老汉嘟囔了一句,站起身来住窑洞里走去,因为他要抽烟,他要到屋里去拿火石,把火石装在伙打火机的发火处才能把火机打着,才能把眼袋锅子里的带满灰尘的烟片点燃,他才能美美的抽上几口。

这时,王连英很快从灶房里拿出了碗筷,看到胡老汉站起身来又向窑洞里走去,叫道:“吃饭了,你还去屋里干什么?”

“火机里又没火石了,我要去屋里拿火石来。”

“唉!你说你都抽了几十年的烟了,每到天气转凉,你就咳嗽、气喘、胸闷的不行,你就不会少抽两口?”

“饭刚做好太热了,等它凉一下我在吃,没事,你们先吃吧!”说完,头也不回的向窑洞里走去。

王连英把碗筷放在石桌上,刚要转身去灶房里端饭锅,忽听胡仙儿叫道:“娘。”

“啊,怎么了?”

“你们现在怎么还用这样的碗。”

“我们一直就用这样的碗呀,这碗怎么了?”

“这碗又黄又黑的太难看了,再说你看着上面的摔出来的大口子,吃饭不小心还会割伤到嘴巴的。还是赶紧扔了吧,再买一些好的,这碗还怎么能用呀!看着都恶心,还怎么叫人吃得下饭!”

王连英哈哈一笑说道:“傻妮呀,这碗不是让你用的。”

“你不让我用怎么让我吃饭。”胡仙儿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放心,你爹和我给你们兄弟姐妹们准备的有好碗,这几个碗是我和你爹我们两个人没有客人时用的。”说完又转身进屋拿来了一个亮白细腻的瓷花碗和一只盛满了刚煎炒过还热乎乎的鲜鸡蛋的白磁盘来,王连英把盛满了煎鸡蛋的盘子递给了胡仙儿。

胡仙儿接过来碗和盛满了鸡蛋的盘子放在了石桌上,王连英又帮忙把胡仙儿的饭盛好了递给了她。胡仙儿看着热气腾腾的煎炒鸡蛋,丝丝的香气直冲她的心窝,今早上只顾跑来讨账而没顾得上吃饭的她顿时馋涎欲滴,只见她接过母亲递过来的饭碗放在了石桌上,二话不说就食指大动,低头夹起放在面前的煎炒鸡蛋大吃起来。不一会儿,这满满的一大盘热气腾腾的鲜煎炒鸡蛋被她一人给风卷残云般吃了个干干净净。

吃完了放在面前的煎炒鸡蛋的胡仙儿,端起饭碗啜了一小口,随即漂亮脸蛋上的两条柳叶眉皱到了一起,抬头又向向王莲英问道:“娘?”

“嗯?怎么了仙儿?”

“你做的饭不熟。”

“怎么?不熟?”

“嗯,饭没做熟。”胡仙儿说道。

“不会吧?我这次见你来了,我还故意滚长了一段时间呢?”

“真的不熟,怪不得你和我爹都是一身的老胃病。”

“仙儿,我和你爹没有老胃病,你爹抽烟时间长了,只是有一些咳嗽,我上次住院只是得了宫颈癌呀!”

“反正你做的饭就是不熟。我不吃了。”

“好好好,饭不吃算了,咱灶房里的煎炒鸡蛋还有,我再给你盛来一盘。”说完拿起放在仙儿面前的空盘子向灶房里走去。听得滋滋与铲子碰锅的声响,不大一会儿,又一盘热气腾腾的新鲜煎炒过的鸡蛋被端了上来。

胡仙儿就如昨晚也没吃过饭一般,二话不说,接过来就吃。看着女儿那狼吞虎咽的架势,王连英忽然感到心里酸酸的。想到自己前一段时间自己患宫颈癌住院做手术期间,自己的这个宝贝女儿去医院看来自己一眼,推说家里太忙,走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如今看到女儿这样的吃相心里感觉挺不是滋味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滋味,王连英也说不上来,反正心里感觉就是怪怪的。忽然她看到女儿因为吃的太猛似乎噎了一下,急忙向女儿仙儿说道:“你慢点吃,小心噎着,这些都是你的,没人和你抢。”说完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唉!看你那吃相,试想有哪一个男人受得了你这样的,就看你现在的吃相,出门在外让别人看到了,还不被别人给笑掉了大牙。”

“我怎么了?我这人就这样,再说我这不是在家里只有娘恁一个人在看着我吃嘛,外人又怎么会知道?即使让外人知道了,还不是娘你一个人出去说给外人听的。”胡仙儿笑着向母亲王连英道。

“死妮子,看你说的啥话,当娘的又怎么会出去对外人乱说自己女儿的坏话。”

“嘿嘿……”胡仙儿笑了一下说道:“我就知道娘不会出去乱说的,谢谢娘,娘对我最好了。”忽然会仙儿好像想起了什么,边吃边向母亲王连英叫道:“娘?”

“嗯?有什么事?”

“等我吃好了,你给我找一个口袋。”

“一大清早的,你要口袋坐什么?”

“这不李孝先(指胡仙儿丈夫)昨天去我公公家了,刚好大哥也在,我公公拿出了去年至现在去他那里拿药没有给钱赊账的账本,以欠账的人员名单把帐算好了,然后一家一半分给了我们两家讨要,把娘和爹在那里取药的帐单分给了我们家,把嫂嫂娘家的帐单分给了大哥家,这帐钱谁家讨出来谁要,你把口袋给我准备好了,咱们村还有两家的张没给呢,等我吃过饭就去他们家讨账,他们家把钱顺顺当当的给了正好,如果不给钱,我就去挖他们家的粮食,拿他们家的粮食抵债。“

羊癫疯的症状有哪些
癫痫有哪些方法治疗比较好
哪家医院治疗颠痫好

友情链接:

悬河注水网 | 如何立定跳远 | 网络电台直播地址 | 集盒男装 | 台湾投资 | 法外狂徒视频解说 | 对偶函数